主页 > 发明各类 >大脑活动关卡重重 记得的事想忘还不容易 >

大脑活动关卡重重 记得的事想忘还不容易

记得和遗忘,哪个难?近日,《神经科学》 (The Journal of Neuroscience)期刊一 则最新研究中,美国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(The University of Texas at Austin)研究团队透过神经影像,找到一些可以解释的线索。

人们总有不愿意记得的经验,甚至还有将其抹除的念头。为了少花点心思在这 些记忆上,人们需重新引导相关内容, 或抑制记忆检索(retrieval)的发生,这个过程称为「主动性遗忘(intentional forgetting)」。该校心理学系助理教授莱 维斯-皮考克(Jarrod Lewis-Peacock)提 到,过去10几年的研究显示,人们具备 主动遗忘某事的能力,然而这项能力在大脑里是如何被展现的,至今仍是一个谜。

要消除记忆,就得先对它有所了解。记忆 在大脑里并非是恆常不变,它是动态、可修改且能透过经验被重新组织的资讯,人们即使阖上双眼入睡,大脑也不断地在做这件事。关于主动性遗忘,先前研究聚焦于大脑活动控制的热点──前额叶皮质 (prefrontal cortex)与主掌长期记忆的海马迴(hippocampus)上;然而,近年研究多着重在大脑中的知觉和感觉区域, 特别是腹侧颞叶皮质(ventral temporal cortex)及该区处理複杂视觉刺激记忆的活动模式。

实验过程中,研究员引导一群成年受试者 记得或遗忘指定的图片、场景与面孔,并 追蹤其大脑活动的神经影像。结果发现, 受试者在进行主动遗忘时,大脑知觉与感觉区域的活动确实比记忆要来得多,不过该活动也必须控制得恰到好处──太多, 会强化记忆能力;太少,则无法成功更改 记忆内容。此外他们也发现,受试者在遗忘场景上会比忘却某人的面孔来得容易, 毕竟后者可能带有较多情绪资讯。

未来,研究团队将持续了解大脑中的这种机制如何回应各式不同的资讯,以理解人们可以如何使用主动性遗忘的能力,并在临床上做应用。
Tracy H. Wang, Katerina Placek and Jarrod A. Lewis-Peacock,  More is less: increased processing of unwanted memories facilitates forgetting, The Journal of Neuroscience, 2019.
2015改变元年:一个不同的选择才能不再回到过去

2015改变元年:一个不同的选择才能不再回到过去

政治论述的移转因为去年国民党企图强行通过服贸条例,所引发的学运以及政治参与风潮,导致民气在去年年底爆

2015政府预算:背包客打工不再享受免税,新税32.5%

2015政府预算:背包客打工不再享受免税,新税32.5%

如果作为背包客在澳大利亚打工的话,新宣布的联邦政府2015预算案中规定,砍去其目前享受的接近2万

2015新一代Sonata 引领HYUNDAI汽车荣获三项 德国红点设

2015新一代Sonata 引领HYUNDAI汽车荣获三项 德国红点设

▲ All-new Sonata • HYUNDAI汽车荣获三项德国红点设计大奖 •

2015新制上路 5分钟轻鬆搞懂|Smart智富月刊

2015新制上路 5分钟轻鬆搞懂|Smart智富月刊

2015新制上路 5分钟轻鬆搞懂!撰文:许家纶、林 竹、林帝佑 1月 JAN 民生消费类◎出入境可携